태터데스크 관리자

도움말
닫기
적용하기   첫페이지 만들기

태터데스크 메시지

저장하였습니다.

《일본서기日本書紀》가 인용한 백제계 관련 사서로 짐작되는 《백제기百済記》 《백제신찬百済新撰》 《백제본기百済本記》 세 가지를 합칭하는 말이다. 이들 삼서가 《日本書紀》에서는 신공황후기神功皇后紀 이래 흠명천황기欽明天皇紀에 인용되는 모습을 보인다. 이들 삼서가 무엇인지를 두고 각종 주장이 난무하거니와, 세 가지가 각기 다른 사서인지 아닌지도 불분명하다. 그것이 《日本書紀》에 인용된 양상을 차례로 정리하면 다음과 같다.  


○ (神功皇后)卌七年〔367〕夏四月(中略)因以千熊長彦爲使者, 當如所願. 千熊長彦者, 分明不知其姓人. 一云, 武蔵國人, 今是額田部槻本首等之始祖也. 【百濟記云職麻那々加比跪者, 蓋是歟也.】於是, 遣千熊長彦于新羅, 責以濫百濟之獻物.

○ (神功皇后)六十二年〔382〕, 新羅不朝. 即年, 遣襲津彦擊新羅. 【百濟記云, 壬午年, 新羅不奉貴國. 々々遣沙至比跪令討之. 新羅人莊飾美女二人, 迎誘於津. 沙至比跪, 受其美女, 反伐加羅國, 々々々王己本旱岐, 及兒百久至・阿首至・國沙利・伊羅麻酒・爾汶至等, 將其人民, 來奔百濟. 百濟厚遇之. 加羅國王妹既殿至, 向大倭啓云, 天皇遣沙至比跪, 以討新羅. 而納新羅美女, 捨而不討. 反滅我國. 兄弟人民, 皆爲流沈. 不任憂思. 故, 以來啓. 天皇大怒, 即遣木羅斤資, 領兵衆來集加羅, 復其社稷.】一云, 沙至比跪, 知天皇怒, 不敢公還. 乃自竄伏. 其妹有幸於皇宮者. 比跪密遣使人, 問天皇怒解不. 妹乃託夢言, 今夜夢見沙至比跪. 天皇大怒云, 比跪何敢來. 妹以皇言報之. 比跪知不免, 入石穴而死也.

○ (応神天皇)八年〔397〕春三月, 百濟人來朝. 【百濟記云, 阿花王立无禮於貴國. 故奪我枕彌多禮, 及峴南・支侵・谷那・東韓之地. 是以, 遣王子直支于天朝, 以脩先王之好也.】

○ (応神天皇)廿五年〔414? 420?〕, 百濟直支王薨. 即子久爾辛立爲王. 王年幼. 木滿致執國政. 與王母相婬, 多行無禮. 天皇聞而召之. 【百濟記云, 木滿致者, 是木羅斤資, 討新羅時, 娶其國婦, 而所生也. 以其父功, 專於任那. 來入我國, 往還貴國. 承制天朝, 執我國政. 權重當世. 然天朝聞其暴召之.】

○ (雄略天皇)二年〔458〕秋七月(中略)【百濟新撰云, 己巳年, 蓋鹵王立. 天皇遣阿禮奴跪, 來索女郎. 百濟莊飾慕尼夫人女, 曰適稽女郎. 貢進於天皇.】


○ (雄略天皇)五年〔461〕(中略)夏四月, 百濟加須利君【蓋鹵王也.】, 飛聞池津媛之所燔殺〔適稽女郎也.】, 而籌議曰, 昔貢女人爲采女. 而既無禮, 失我國名. 自今以後, 不合貢女. 乃告其弟軍君【昆支也.】曰, 汝宜往日本以事天皇. (中略)六月丙戌朔, 孕婦果如加須利君言, 於筑紫各羅嶋産兒. 仍名此兒曰嶋君. 於是, 軍君即以一船, 送嶋君於國. 是爲武寧王. 百濟人呼此嶋曰主嶋也. 秋七月, 軍君入京, 既而有五子.【百濟新撰云, 辛丑年, 蓋鹵王遣弟昆支君, 向大倭, 侍天王. 以脩先王之好也.】

○ (雄略天皇)廿年〔476〕冬, 高麗王大發軍兵, 伐盡百濟. (中略)寡人聞, 百濟國者爲日本國之宮家, 所由來遠久矣. 又其王入仕天皇. 四隣之所共識也. 遂止之. 【百濟記云, 蓋鹵王乙卯年冬, 狛大軍來, 攻大城七日七夜. 王城降陷, 遂失慰禮. 國王及太后, 王子等, 皆沒敵手.】

○ (武烈天皇)四年〔501〕(中略)是歳, 百濟末多王無道, 暴虐百姓. 國人遂除, 而立嶋王. 是爲武寧王. 【百濟新撰云, 末多王無道, 暴虐百姓. 國人共除. 武寧王立. 諱斯麻王. 是琨支王子之子. 則末多王異母兄也. 琨支向倭. 時至筑紫嶋, 生斯麻王. 自嶋還送, 不至於京, 産於嶋. 故因名焉. 今各羅海中有主嶋. 王所産嶋. 故百濟人號爲主嶋. 今案, 嶋王是蓋鹵王子之子也. 末多王, 是琨支王之子也. 此曰異母兄, 未詳也.】


○ (継体天皇)三年〔509〕春二月, 遣使于百濟. 【百濟本記云, 久羅麻致支彌, 從日本來. 未詳也.】括出在任那日本縣邑, 百濟百姓, 浮逃絶貫, 三四世者, 並遷百濟附貫也.


○ (継体天皇)七年〔513〕夏六月, 百濟遣姐彌文貴將軍・洲利即爾將軍, 副穗積臣押山, 【百濟本記云, 委意斯移麻岐彌.】貢五經博士段楊爾. 別奏云, 伴跛國略奪臣國己汶之地. 伏願, 天恩判還本屬.

○ (継体天皇)九年〔515〕春二月甲戌朔丁丑, 百濟使者文貴將軍等請罷. 仍勅, 副物部連, 闕名. 遣罷歸之. 【百濟本記云, 物部至々連.】

○ (継体天皇)廿五年〔531〕春二月, (中略)冬十二月丙申朔庚子, 葬于藍野陵. 【或本云, 天皇, 廿八年歳次甲寅崩. 而此云廿五年歳次辛亥崩者, 取百濟本記爲文. 其文云, 大歳辛亥三月, 軍進至于安羅, 營乞乇城. 是月, 高麗弑其王安. 又聞, 日本天皇及太子皇子, 倶崩薨. 由此而言, 辛亥之歳, 當廿五年矣. 後勘校者, 知之也.】

○ (欽明天皇)二年〔541〕(中略)秋七月, 百濟聞安羅日本府與新羅通計, 遣前部奈率鼻利莫古・奈率宣文・中部奈率木刕眯淳・紀臣奈率彌麻沙等, 紀臣奈率者, 蓋是紀臣娶韓婦所生, 因留百濟, 爲奈率者也. 未詳其父. 他皆效此也. 使于安羅, 召到新羅任那執事, 謨建任那. 別以安羅日本府河内直, 通計新羅, 深責罵之. 【百濟本記云, 加不至費直・阿賢移那斯・佐魯麻都等, 未詳也.】乃謂任那曰, 昔我先速古王・貴首王, 與故旱岐等, 始約和親, 式爲兄弟. 於是, 我以汝爲子弟, 汝以我爲父兄. 共事天皇, 倶距強敵. 安國全家, 至于今日.

○ (欽明天皇)五年〔544〕(中略)二月, 百濟遣施德馬武・施德高分屋・施德斯那奴次酒等, 使于任那, 謂日本府與任那旱岐等曰, 我遣紀臣奈率彌麻沙・奈率己連・物部連奈率用奇多, 朝謁天皇. 彌麻沙等, 還自日本, 以詔書宣曰, 汝等, 宜共在彼日本府, 早建良圖, 副朕所望. 爾其戒之. 勿被他誑. 又津守連, 從日本來, 【百濟本記云, 津守連己麻奴跪. 而語訛不正. 未詳.】宣詔勅, 而問任那之政. 故將欲共日本府・任那執事, 議定任那之政, 奉奏天皇, 遣召三廻, 尚不來到. 由是, 不得共論圖計任那之政, 奉奏天皇矣. 今欲請留津守連, 別以疾使, 具申情状, 遣奏天皇. 當以三月十日, 發遣使於日本. 此使便到, 天皇必須問汝. 々日本府卿・任那旱岐等, 各宜發使, 共我使人, 往聽天皇所宣之詔. 別謂河内直, 【百濟本記云, 河内直・移那斯・麻都. 而語訛未詳其正也.】自昔迄今, 唯聞汝悪. 汝先祖等, 【百濟本記云, 汝先那干陀甲背・加獵直岐甲背. 亦云那奇陀甲背・鷹奇岐彌. 語訛未詳.】倶懷姧僞誘説. 爲哥可君, 【百濟本記云, 爲哥岐彌, 名有非岐.】專信其言, 不憂國難. 乖背吾心, 縱肆暴虐. 由是見逐. 職汝之由. 汝等來住任那, 恆行不善. 任那日損, 職汝之由. 汝是雖微, 譬猶小火燒焚山野, 連延村邑. 由汝行惡, 當敗任那. 遂使海西諸國宮家, 不得長奉天皇闕. 今遣奏天皇, 乞移汝等, 還其本處. 汝亦往聞. 又謂日本府卿・任那旱岐等曰, 夫建任那之國, 不假天皇之威, 誰能建也.

○ (欽明天皇)五年〔544〕(中略)三月, 百濟遣奈率阿乇得文・許勢奈率奇麻・物部奈率奇非等, 上表曰, 奈率彌麻沙・奈率己連等, 至臣蕃, 奉詔書曰, 彌等宜共在彼日本府, 同謀善計, 早建任那. 爾其戒之. 勿被他誑. 又津守連等, 至臣蕃奉勅書, 問建任那. 恭承來勅, 不敢停時, 爲欲共謀. 乃遣使召日本府【百濟本記云, 遣召烏胡跛臣. 蓋是的臣也.】與任那. 倶對言, 新年既至. 願過而往. 久而不就. 復遣使召. 倶對言, 祭時既至. 願過而往. 久而不就. 復遣使召. 而由遣微者, 不得同計. 夫任那之, 不赴召者, 非其意焉. 是阿賢移那斯・佐魯麻都, 二人名也. 見上文. 姧佞之所作也. 夫任那者, 以安羅爲兄. 唯從其意. 安羅人者, 以日本府爲天. 唯從其意. 【百濟本記云, 以安羅爲父. 以日本府爲本也.】今的臣・吉備臣・河内直等, 咸從移那斯・麻都指撝而己. 移那斯・麻都, 雖是小家微者, 專擅日本府之政. 又制任那, 障而勿遣. 由是, 不得同計, 奏答天皇. 故留己麻奴跪, 蓋是津守連也. 別遣疾使迅如飛鳥, 奉奏天皇. 假使二人, 二人者, 移那斯與麻都也. 在於安羅, 多行姧佞, 任那難建, 海西諸國, 必不獲事. 伏請, 移此二人, 還其本處. 勅喩日本府與任那, 而圖建任那. 故臣遣奈率彌麻沙・奈率己連等, 副己麻奴跪, 上表以聞. 於是, 詔曰, 的臣等, 等者, 謂吉備弟君臣・河内直等也. 往來新羅, 非朕心也. 曩者, 印支彌【未詳.】與阿鹵旱岐在時, 爲新羅所逼, 而不得耕種. 百濟路迥, 不能救急. 由的臣等往來新羅, 方得耕種, 朕所曾聞. 若已建任那, 移那斯・麻都, 自然却退. 豈足云乎. 伏承此詔, 喜懼兼懷. 而新羅誑朝, 知匪天勅. 新羅春取[口彔]淳. 仍擯出我久禮山戌, 而遂有之. 近安羅處, 安羅耕種. 近久禮山處, 斯羅耕種. 各自耕之, 不相侵奪. 而移那斯・麻都, 過耕他界, 六月逃去. 於印支彌後來, 許勢臣時, 【百濟本記云, 我留印支彌之後, 至既洒臣時. 皆未詳.】新羅無復侵逼他境. 安羅不言爲新羅逼不得耕種. 臣嘗聞, 新羅毎春秋, 多聚兵甲, 欲襲安羅與荷山. 或聞, 當襲加羅. 頃得書信. 便遣將士, 擁守任那, 無懈息也. 頻發鋭兵, 應時往救. 是以, 任那隨序耕種. 新羅不敢侵逼. 而奏百濟路迥, 不能救急, 由的臣等, 往來新羅, 方得耕種, 是上欺天朝, 轉成姧佞也. 曉然若是, 尚欺天朝. 自餘虚妄, 必多有之. 的臣等, 猶住安羅, 任那國, 恐難建立.

○ (欽明天皇)五年〔544〕(中略)冬十月, 百濟使人奈率得文・奈率奇麻等罷歸. 【百濟本記云, 冬十月, 奈率得文・奈率奇麻等, 還自日本曰, 所奏河内直・移那斯・麻都等事, 無報勅也.】

○ (欽明天皇)六年〔545〕(中略)是歳, 高麗大亂, 被誅殺者衆. 【百濟本記云, 十二月甲午, 高麗國細群與麁群, 戰于宮門. 伐鼓戰鬪. 細群敗不解兵三日. 盡捕誅細群子孫. 戊戌, 狛國香岡上王薨也.】

○ (欽明天皇)七年〔546〕(中略)是歳, 高麗大亂. 凡鬪死者二千餘. 【百濟本記云, 高麗以正月丙午, 立中夫人生子爲王. 年八歳. 狛王有三夫人. 正夫人無子. 中夫人生世子. 其舅氏麁群也. 小夫人生子. 其舅氏細群也. 及狛王疾篤, 細群・麁群, 各欲立其夫人之子. 故細群死者, 二千餘人也.】

○ (欽明天皇)十一年〔550〕春二月辛巳朔庚寅, 遣使詔于百濟【百濟本記云, 三月十二日辛酉, 日本使人阿比多, 率三舟, 來至都下.】曰, 朕依施德久貴・固德馬進文等所上表意, 一々敎示, 如視掌中. 思欲具情. 冀將盡抱. 大市頭歸後, 如常無異. 今但欲審報辭. 故遣使之. 又復朕聞, 奈率馬武, 是王之股肱臣也. 納上傳下, 甚協王心, 而爲王佐. 若欲國家無事, 長作宮家, 永奉天皇, 宜以馬武爲大使, 遣朝而已. 重詔曰, 朕聞, 北敵強暴. 故賜矢卅具. 庶防一處.

○ (欽明天皇)十一年〔550〕(中略)夏四月庚辰朔, 在百濟日本王人, 方欲還之. 【百濟本記云, 四月一日庚辰, 日本阿比多還也.】百濟王聖明, 謂王人曰, 任那之事, 奉勅堅守. 延那斯・麻都之事, 問與不問, 唯從勅之. 因獻高麗奴六口. 別贈王人奴一口. 皆攻爾林, 所禽奴也.

○ (欽明天皇)十七年〔556〕春正月, 百濟王子惠請罷. 仍賜兵仗良馬甚多. 亦頻賞祿. 衆所欽歎. 於是, 遣阿倍臣・佐伯連・播磨直, 率筑紫國舟師, 衞送達國. 別遣筑紫火君, 【百濟本記云, 筑紫君兒, 火中君弟.】率勇士一千, 衞送彌弖. 彌弖津名. 因令守津路要害之地焉.



+ Recent posts

티스토리 툴바